栏目导航

首页重要文献重要文献

关于东北经济构成及经济建设基本方针的提纲

(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五日)

2016-04-08 16:32: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46|来自: 辽沈战役纪念馆

张闻天

  一、东北经济

  东北经济在彻底消灭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及取消帝国主义在东北的经济特权以后,基本上是由五种经济成份所构成,这就是国营经济、合作社经济、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小商品经济(尚有小部分自然经济,因意义不大,故略)。正确地认识这五种经济的性质、地位、发展方向及其相互关系,是正确地决定东北经济政策的出发点与基础;也只有从此出发,我们才能在经济战线上把握住正确的路线,实现无产阶级对于社会经济建设的正确领导。

  二、国营经济

  东北的国营经济,由于东北过去的特殊历史条件,比较中国的其他地区都要发展,所有大的企业,差不多全部都掌握在国家手中,如铁路、电气业、煤矿、铁矿、航运、邮电、金矿及其他各种矿山、林业、化学工业、纺织工业、造纸业、盐业,以及银行、对外贸易、国营农场、大的贸易公司等,无不掌握在国家手中。这种国营经济,在东北的总生产量中虽还未占有绝对大的比重,但已占有很大的比重,并掌握了社会经济的命脉,居于国民经济的领导地位。特别是在东北城市工商业中,国营经济的这种领导地位更加明显。在无产阶级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国家所经营的这种经济,已经是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这种国营经济,是当前支援人民革命战争,争取胜利的最主要的物质力量;是城市无产阶级同乡村农民在经济上结成联盟的依据;是新民主主义政治的主要的经济基础;是新民主主义经济的支柱;是无产阶级在经济战线上反对投机操纵,和资本主义进行经济竞争的最有力的武器。这是国家最可宝贵的财产。它的发展前途是无限的。因此,我们对它必须特别关心,使它获得一切可能的发展,把它放在国民经济建设的最主要的地位,尤其是工业中的重工业与军事工业应当如此。我们必须节衣缩食,用一切方法挤出资金来,以恢复与发展国营经济。任何轻视或忽视恢复与发展国营经济的观点,任何把恢复与发展私人资本主义经济放在国民经济建设第一位的观点,都是错误的。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如果不去有意识地掌握这一国家经济的命脉,不去用一切可能的和正当的方法并在一切方面强化这一经济力量,它将会遭受不可补偿的损失,以至最后的失败。当然,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国家所经营的这种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和私人资本主义的经济是处于对立地位的,它和私人资本主义发生经济竞争是不可避免的。这种矛盾,即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在彻底消灭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与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以后,新民主主义社会中的基本矛盾。在这个矛盾上的斗争,特别是在这个矛盾上的长期的经济竞争,将要决定新民主主义社会将来的发展前途,到底是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抑或过渡到普通资本主义社会。

  但是,国营经济在目前还有很多缺点,除开战争状态在经济上所造成的各种破坏与困难而外,目前我们还很不善于经营管理经济事业,有不少的经济单位是管理得极坏的,以至经常赔本。此外,由国家有计划地合理地去集中统一管理一切国营企业也还不够,许多企业仍然是各自为政地去独立经营,在各个国营企业之间,存在着严重的无政府状态,因而就更加造成市场上的无政府状态与混乱。由于我们在经济建设中的路线还不够具体与明确,有许多同志还常常用一种旧的资本主义的办法,或者用官僚资本主义的办法去经营与管理国营经济,因而就使国营经济不能很好地领导市场,领导整个国民经济,服务于人民大众。因此,我们必须用心学习管理经济,必须由国家统一集中管理一切国营经济。一切国家经济机关,必须在统一的法律、制度和计划之下,在一个统一的领导机关的指挥之下,去进行经营管理,首先消灭自己的无政府状态,并与市场上的无政府状态进行斗争。为此,就必须由国家颁布严格的法律,规定严格的制度,建立强有力的统一领导机关,并按各个产业系统,实行适当的分工,建立各种公司与托拉斯,在统一领导之下去进行分别的经营。原料的供给,工人、职员的雇请,成品的运销,流动资金的调剂等,都应建立专门机关统一管理,并须适当地规定各个地区各个时期收买原料和推销商品的统一的价格政策,不许各个国营企业用不同的价格到市场上去竞争。国家银行必须普遍发展其促进生产、稳定市场的社会业务。除国家总的银行外,还必须建立工业、农业、商业、交通、储蓄等各种专业银行,去分别进行各方面的银行业务。如此,就会使所有的国营企业,在统一的计划之下去经营。如果再经过合作社系统,去结合广大的小生产者,在国营经济的领寻之下,并用国家资本主义的方法,把一部分私人资本也吸收在国营经济体系之内,就使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国家有可能把整个社会和国家的经济加以组织,使它成为有计划的经济,避免资本主义经济的无政府状态和恐慌。

  三、合作社经济

  东北的合作社经济,在生产与供销(消费)方面已经开始,但还只是在开始。

  现在的合作社,主要的是农业生产中的劳动互助组织,即毛主席所说的“建立在个体经济基础上(私有财产基础上)的集体劳动组织”。它们在东北农村中虽较普遍,但其中的问题还很多。在城市中还有手工业合作社,但为数极少。供销合作社(或消费合作社),在城市中虽有,但大部等于合股小商店,并未真正起合作社作用,在乡村中则还很少。

  我们认为,把小生产者(主要为农民)组织在劳动互助组一类的合作社中的工作,今后必须严格根据自愿和两利的原则,使之继续发展。这种合作社可以提高生产力,以增加生产品,增加小生产者的财富,养成小生产者的劳动互助的习惯,给将来农民的集体化准备若干有利条件。但把一切小生产者和劳动人民组织在供销合作社中的工作,今天更必须引起我们的严重的注意。只有生产合作社,而没有供销合作社,则在小生产者与国家中间,还缺乏一条经济的桥梁和一根经济的纽带,把小生产者与国家在经济上结合起来,把小生产者的生产合作社与国家的国营经济结合起来。反之,如果我们在农村中、城市中普遍地有了供销合作社,国家就可以经过这种合作社去和小生产者在经济上直接结合起来。国营经济生产的日用必需品及手工工具、农业用具等,可以经过供销合作社合理地分配给小生产者;农民、小手工业者的各种生产品和原料,国家也可以经过供销合作社去有计划地收买,然后由国家配给各工厂,或出卖,或出口。这样,国营经济可以得到丰富的原料、粮食与各种生产品的供给,掌握着充足的物资,去进行生产分配与出口,去同各种破坏新民主主义经济的投机操纵作斗争,而小生产者又可有计划地出卖他们的生产品,用他们的生产品去交换他们所需用的各种必需品,免除商业资本家的中间剥削。国家同小生产者经过供销合作社的这种经济结合,自然更会刺激小生产者的生产积极性,因而就能进一步地推进农民和小手工业者的生产合作社的发展。

  很明显,如果没有广大的供销合作社为桥梁和纽带,把小生产者与国营经济结合起来,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就无法在经济上对于千千万万散漫的小生产者实行有力的领导,就不能顺利地进行新民主主义的国民经济的建设,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就会去领导千千万万的小生产者,而使无产阶级领导的国营经济无法施行对于国民经济的领导。

  必须了解:无产阶级在领导农民起来消灭封建制度的时候,用一种直接的革命方法即行政手段就可以达到目的,但要在经济上去领导农民小生产者,要使千千万万的农民小生产者依照无产阶级的计划去进行生产,并在将来要使他们走向社会主义的前途,采用这种行政手段,将是完全不中用的,而且是很危险的。无产阶级必须采用农民小生产者所能接受的经济上的办法,才能在经济上组织与领导农民小生产者。这种经济上的办法,就是合作社,就是供销合作社、生产合作社以及将来的集体农场等。而目前农村中的供销合作社,则是在经济上指挥农民小生产者的司令部,是组织农村生产与消费的中心环节,是土地改革后在经济上组织农民与小手工业者最主要的组织形式;没有这种供销合作社,我们就不能在经济上去组织领导和指挥千千万万的农民小生产者。因为农民小商品生产者是依赖市场的,他们在过去不能不依赖残酷剥削他们的商人,而今天他们就可以也有权利指望依赖无产阶级领导的不剥削他们的供销合作社,去进行他们的小商品生产。如果无产阶级能够在这方面给予他们满意的帮助和领导,他们自然会跟无产阶级一道前进,否则只有去依赖商人,并跟着资产阶级前进。因此,我们必须抓住这一个中心环节,依靠供销合作社作为我们目前的主要手段,去推进农民小生产者的生产事业,并在经济上实现对他们的领导。

  由于国家政权在东北比较集中,交通便利,人民日用必需品如油、盐、布、煤、木材、火柴、部分粮食等,主要地是掌握在国家的手中,所以普遍地建立供销合作社的物质条件,是十分有利的。供销合作社应当是城市和乡村的一切劳动人民群众的普遍的经济组织。它的任务,应该是以尽可能公道的价格供给社员所需要的生产资料(例如工具、原料)与生活资料(例如粮食、煤炭、油、盐、布匹等),收买社员所生产的商品(例如农民多余的粮食、棉花,手工业者的成品),再运销出去或卖给国家,免去了商人的中间剥削,从而在经济上为社员服务,保护社员的利益。它必须直接地向国家经济机关及其他生产机关定货,运输到一切社员所需用的地方,卖给社员,又将收买来的各种原料,直接卖给国家经济机关或卖给消费者,而不要经过商人的手,即在广大范围内,在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担负社会分配的任务,代替投机操纵的商人。因此供销合作社,决不应当照商人一样去经营自己的业务,决不应当贱买贵卖,单纯地以营利及分红为目的,而必须尽可能地作到以比较低廉的价格,出卖必需品给社员,又以公道的价格收买小生产者的生产品。这样,才能把千千万万的小生产者及劳动人民巩固地组织到供销合作社中来,否则它就决不能普遍地组织小生产者和劳动人民,并且不可避免地要失败。为了使供销合作社能够巩固地组织千百万小生产者和劳动人民,为了使供销合作社能以比较低廉的价格供给社员必需品,及以公道的价格收买小生产者的生产品,除开合作社自己的组织与经营的合理化及克勤克俭而外,国家在资金、税收、运输以及定货诸方面,给合作社以经常的适当的优待和帮助,是完全必要的。而且必须使供销合作社在国家统一的经济计划之下来进行经营,避免合作社与国家经济机关及合作社与合作社互相之间的竞争和无政府状态。供销合作社为了在千百万劳动人民中执行自己这一伟大的经济任务,必须制订自己的统一的章程,规定自己的任务、经营业务的方针、社员的权利及必须遵守的纪律和义务,以及组织的范围和系统等。政府亦须制订关于合作社的法律,严格保护合作社的财产,保障合作社章程的实行,规定国家税收及经济运输等机关对于合作社的优待,取缔冒名合作社去进行投机操纵剥削人民的一切行为。这种供销合作社,必须有从上至下的系统的组织,有全东北的总社,及各地方的省社、县社、市社、区社、村社和工厂机关学校中的支社,及某些专业的总社和分社,例如盐业、渔业合作社等。在合作社内部,必须实行严格的民主集中制,召开定期的会员大会及各级代表大会与代表会议,并选举各级委员会,由各级委员会任命各级合作社的经理及其他重要办事人,并须严格实行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下级合作社的成立,必须经上级组织的批准,业务的经营则在统一的计划之下进行。我们党则在这种合作社的各级领导机关中建立健全的党组,并应创办合作社运动讲习会,培育大批有能力的干部,给以足够的训练,来作为这种合作社的骨干。必须有一大批懂得马列主义理论,并清楚地了解新民主主义社会经济发展的具体规律,精通合作社业务和全心全意为劳动人民服务的干部,去领导这种合作社,才能系统地执行无产阶级对于合作社的正确领导路线,把合作社普遍办好,完成上面所指出的伟大社会任务与国家任务,否则这种任务是不能完成的。在这种供销合作社健全地组织起来以后,国家贸易公司的许多商店,就可由合作社来代替,国家商店与合作社商店就可以实行一种适当的分工,并可根据国家商店与合作社商店的统一计算,了解各地市场的需要和市场的条件,国家和合作社就可以根据市场的确实需要和条件,去计划和指导各种生产事业,就可以使生产适应市场的需要和条件,避免生产上的盲目性和经济危机。但是要办好这种合作社,决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必须是有步骤地有重点地去进行。

  我们认为:在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之下的合作社经济,是在各种不同程度上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是国营经济的最可靠的有力的助手。国营经济没有合作社的帮助,它在经济战线上就会是孤立无援的。国营经济只有与合作社经济结合起来,并领导与帮助合作社经济,才能有可靠的经济上的同盟军,才能把千千万万的小生产者吸引到自己一方面,去和各种私人的投机操纵的行为作斗争,同无政府无组织的经济破坏活动作斗争,使新民主主义的计划经济取得优势。而合作社经济也只有与无产阶级领导的国营经济结合起来,并取得国家经济机关的领导和帮助,才能使组织在合作社中的小生产者免除商业资本家的中间剥削,而大家富裕起来;才能使他们在将来从国营经济方面得到各种机器,而进一步地实现生产的集体化(合作化);才能使他们不走资本主义的道路,而是经过新民主主义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

  四、国家资本主义经济

  这种经济形式,在东北已经开始出现,而且以后还会发展,特别显著的类型如下:(一)出租制:国家把自己现时还无力开发的林场、农场、渔场以至矿场,出租给资本家开发,同资本家订立一定年限的合同,规定双方有利的条件,资本家负责开发、取得利润,国家给资本家以一定的便利条件,并从资本家方面取得一定的租额。(二)加工制:国家配给资本家以原料,订立加工合同,资本家为国家制造成品交给国家,资本家得到一定的利润。(三)定货制:国家向资本家定购一定数量与质量的成品,资本家从此获得一定利润。(四)代卖制:国家给一定的私人商店或公司以成品,由该商店或该公司推销,资本家从中挣得一定的商业利润。在城市和乡村供销合作社大大发展之后,这种代卖制的需要,就会大大减少。现在东北加工制的形式比较发展,其余的形式还在开始。这种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的特点,是国家为了经济上的需要,给私人资本家以进行生产或交换的一定的必要条件,而私人资本家利用这些条件,从生产与交换活动中挣得一定的利润,是国家根据同资本家依自愿和两利的原则所订立的合同,对资本家的活动进行必要的管理与监督。这种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方向,对于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发展是有利的,因为这是从国家需要出发,吸引私人资本来为国家服务,并把私人资本置于国家的管理与监督之下,使之成为国民经济建设计划的有机的一部分。而且这种经济所需要的资本,一般的不是一个小资本家的资本所能承担,而必须是许多资本家的合资或合股,这可促使小资本向大资本集中,小生产向大生产发展,使国家的管理监督更为便利。

  这种经济形式,是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中最有利于新民主主义经济发展的一种形式,因此,我们应该有意识地承认“国家资本主义”这个经济范畴,有意识地加以提倡和组织,特别是在开始时,还应给以有利的条件,保证其原料、粮食等的供给以及运输的便利。在新民主主义经济中,它应该成为私人资本主义发展中的有利的方向。

  我们过去在这方面还做得很少,还只是被迫地、自发地、无目的地做了一些,我们还缺乏自觉地、主动地去做。在这方面,我们还必须在干部的思想上克服许多错误。我们有些干部,对于现在发展一般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常常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甚至过分迁就私人资本家的态度,而对于发展国家资本主义形式的经济,则往往采取关门主义的态度,特别对于出租制的国家资本主义。他们宁愿把天然富源荒弃着,不愿给资本家开发,怕国家受损失赔本。他们还不了解:把一切富源开发出来,增加社会的财富,即使用的是私人资本,仍然是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甚至可以说是绝对有利的,虽然资本家取得了一定的利润。在国家无力经营的地方,在私人资本的经营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地方,如果采取排斥私资的政策,那就是错误的。

  五  私人资本主义经济

  东北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以中小资本家,尤其是小资本家为多。由于战争的关系,目前私人资本主义偏于商业投机及部分军需民用的小机器工业及小手工业方面。较大的私人资本,则一般是向着分散,而不是向着集中。由于目前国营经济的力量还很有限,由于合作经济还不发展,由于战争与人民的各方面的需要,由于自由贸易的发展,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是必然的,在一定限度内还是必要的。凡国营经济及合作社经济力量所不及的地方,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相当的发展,在生产与交换上都有其一定的建设与积极意义,决不可轻视,决不可以过早地采取限制现时还有益于国计民生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办法。同时,由于无产阶级在国家机构中政治与经济力量的强大,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也不是可怕的。我们目前对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方针,就是把必然要发展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引导到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方向,并限制在有利于国计民生范围以内,除把一部分私人资本引导到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上去以外,其他私人资本都应使之为战争与人民服务。我们的各种经济政策,应该做到这样的程度,即是:凡属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人资本都有利可图,因而都能生存与发展;凡属无利或有害于国计民生的私人资本,都使之无利可图,因

而被迫转业,特别是逼使商业投机资本向工业方面转移极为重要。在国民党统治的旧中国,对国计民生十分有害的商业投机资本,是有极大的膨胀的,几乎全部的银行资本都成为商业投机资本。在城市中的商业资本,常常占到总资本的百分之八十至九十。我们对于社会上这样强大的商业投机资本,不能不采取坚决的办法,迫其转入工农业生产方面。其办法除由国家宣布法律禁止一切操纵国民生计的经营外,必须发展国家商业与合作社商业,在广大的范围内去代替私人商业资本的地位,使商业资本无高额利润可图,才能迫使其向生产方面转移。这就是我们对于私人资本鼓励与限制的标准,也就是联合与斗争的标准。

  但一切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即使是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也罢,既然是资本主义,就必然包含有投机和操纵的本质,就包含有无政府无组织的带有破坏性的经济活动,所以同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投机性和破坏性的经济活动作斗争,是今后经济战线上的经常任务。只有正确地坚持这种斗争,才能使私人资本向着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方向发展,减少它的破坏性,增加它的建设性。但是这种斗争是一种长期的经常的斗争,而且主要地是在经济上的和平竞争,而不应该不适当地采取行政上的办法去进行这种斗争。

  当然,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在东北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今天已经落后于国营经济,将来还会落后于合作社经济,其比重今天还不算是很大的。但是我们决不能因此就轻视它的作用与意义,尤其是因为它在小商品经济中有着深厚的根源。因为小商品经济,照列宁的说法,是每日每时生长着资本主义的,它在将来还会要发展。因此如果我们放任私人资本主义自流地发展,则私人资本会经过自由贸易去联合小生产者,而发展生产与交换中的商品的资本主义所固有的无政府、无组织的经济活动与投机操纵,来破坏新民主主义经济的计划性,而使整个国民经济向着资本主义的方向发展。

  因此,为了使私人资本不起这种有害于新民主主义经济发展的作用,而且还要使它成为国营经济在组织小生产者的合作事业中的一个帮手,我们对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必须适当地加强国家的管制与监督。对私人资本主义的放任自流的态度,在根本上是很危险的,是很错误的。

  至于一般的私人资本家在我们的管制与监督之下如何去投资发财,那是用不到我们去给他们一个个操心的。他们在这方面确实比我们有更多更丰富的经验。相反地,在合理生产的技术方面,在经济核算方面,我们还应好好地向资本家学习。

  六 小商品经济

  这种经济主要地是农民的小商品经济。在东北国民经济中,它在数量上还占优势。斯大林说:“农民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经济。农民经济按绝大多数农户来说是小商品经济。小商品农民经济又是什么呢?它是站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间的十字路口的经济。它既可以向资本主义方面发展,象现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的情形那样,也可以向社会主义方面发展,象在我们国家里,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一定要发生的情形这样。”接着斯大林解释农民经济“这样不稳固”、“这样不独立”的原因时,又说:“原因在于农民经济散漫,无组织,依赖城市,依赖工业,依赖信用系统,依赖国家政权性质,最后还有一个大家知道的原因,即无论在物质方面,还是在文化方面,农村都是跟着城市走,而且一定是跟着城市走的。”

  显然的,这种小商品经济在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下,也是会要发展到社会主义方面去的。这已经在东欧的许多新民主主义国家里得到了证明,而且在经过比东欧各国更长的过渡时期以后,也将在新民主主义的中国得到证明。但正是由于我们这里是国营经济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同时并存,所以小商品经济向着社会主义方面发展,还要经过比较长期的教育与斗争过程。

  我们对于小商品生产者(主要为农民),现在要用一切方法去巩固他们的私有权,在他们个体的私有经济的基础上,鼓励他们的生产热情,使他们努力生产,发家致富。象我们在前面所说,根据于小生产者自愿和两利的原则,把他们组织在各种合作社里,不但不应动摇他们的财产私有权,不但不违反他们发家致富的要求,而且正是为了使他们更能迅速地改善他们的生活,使他们发家致富。这种合作,对于小生产者本身是很有利的。但是,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强调:

  第一、小生产者的这种合作,是以他们的个体私有经济为基础,是以落后的手工业技术为基础,它还不是苏联那样的集体农场。要使中国的农业走向社会主义,当然必须实行集体农场制度。但是,这在中国的条件下,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还是做不到的。这必须经过许多准备步骤,主要地是由国家供给新式的农业机器,并为农民所乐于采用,方能做得到。

  第二、因为小生产者的这种合作,是根据于“等价交换”、“按劳得值”的两利原则,因而在合作的小生产者内部,是必然会由于勤劳程度的不同而存在着贫富不齐的现象。

  第三、因为这种合作社是根据于自愿原则,小生产者可以而且应该有完全的自由加入或退出合作社,因而除已经组织起来的小生产者外,独立的无组织的小生产者的存在,也是必然的,而且甚至会是很多的。

  由于以上情况,因而在发展小商品经济的过程中,在农民小生产者内部的某种程度的分化,将是必然的与不可避免的。少数的农民小生产者,在今后将会上升而为富农或小资本家,另一部分农民小生产者,则会下降而为贫农雇农、为半雇佣或全雇佣的劳动者。这是社会生产力向上发展的必然结果,用不到害怕的。只要我们坚持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政策,我们可以并且能够经过发展合作社的道路,使大多数农民小生产者都上升为富裕的农民,或富裕的手工业者,而不去重抄旧资本主义时代少数人上升为富农资本家、大多数人陷于穷困与破产的悲惨境地的老路。但是要经过长期的斗争过程,充分发扬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的力量,克服各种阻力,才能取得确定的胜利。

  在小商品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将必然会发生在农民小生产者中争取影响与争取领导权的斗争。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与经济,将要用一切方法,把农民小生产者组织在供销的与生产的合作社内,使之与国营经济结成巩固的联盟,以利于他们走向社会主义;资产阶级则将在一切封建主义与官僚资本的残余的协助之下,用一切力量去争取农民小生产者,使之向着资本主义的道路发展。而农民小生产者呢?他们是劳动者,因而只要我们在政策上不犯错误,他们是愿意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组织起来向合作经济的方向发展的。但农民小生产者同时又是小部分生产品的出卖者,因而带有或多或少的小商人的投机性,这就造成了资本家商人争取他们并与他们合作,来反对国家对于商品的资本主义进行管理与监督的可能性。这种发展的危险性,是我们必须清楚看到并加以防止的。

  如前所述,资本主义的力量,不仅在于资本主义经济本身,而且也在于小生产者的商品经济。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归根到底是在于使资产阶级不但在政治上而且在经济上从小生产者(主要为农民)中孤立起来,并使农民小生产者处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之下,而要做到这一点,特别要使农民小生产者在经济上也处于无产阶级的领导之下,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把他们组织到合作社之后,小生产者们原有的那些弱点,例如无组织性、散漫性、动摇性、投机性、极端自私性、偏狭性等,还会在合作社内部同无产阶级的领导进行或大或小的对抗。如果无产阶级的领导缺乏坚定性,如果在无产阶级的领导集团内部缺乏铁的纪律,而向着那些小资产阶级的弱点投降,那么合作社也就会要变质,而向着资本主义的方向发展。显然,资产阶级是会利用一切方法使合作社变质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在小生产者中争取影响的阶级斗争,在合作社内部还会长期地存在。

  所以,无产阶级对小生产者的各种弱点进行必要的斗争与教育,并加以克服,实是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不可分离的部分。这种斗争,不但在合作社内,而且在国营经济内,在共产党内,在人民政府内,是同样存在着的。而要克服小生产者的这些弱点,如果采取行政的强迫命令的办法,那是一定会失败的,只有采取毛主席所指出的“耐心说服,典型示范”的办法,才能生效。这也就是斗争的困难与曲折之所在。所以,无产阶级必须有极大的容忍性。但是我们相信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的胜利与国营经济的发展,以及国际国内其他各种有利于中国无产阶级的因素,还是会保证中国人民在这一斗争中的最后胜利,使小商品经济最后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农民手工业者,在前进的道路上,根据其切身经验,会最后地了解到:只有合作社化,只有把合作社同无产阶级领导的国营经济结合起来,才能使小生产者免于分化,免于少数人上升为资本家,而大多数人沦入贫穷与破产的境地。也只有如此,小生产者的私人利益与全体人民的公共利益,才能真正结合起来,并使这种小生产者的私人利益,服从于人民大众的公共利益,而最后走向社会主义。

  七 东北经济建设中的阶级路线

  以上所述,就是东北经济构成的具体内容。一般的说来,所有上述的五种经济成份,现在都应加以发展,但在发展中,我们在经济政策上必须实行一条明确的无产阶级的领导路线。这条路线应该是:以发展国营经济为主体,普遍地发展并紧紧地依靠群众的合作社经济,扶助与改造小商品经济,容许与鼓励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尤其是国家资本主义经济,防止与反对商品的资本主义经济所固有的投机性与破坏性,禁止与打击一切有害于国计民生的投机操纵的经营。这条路线是无产阶级在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建设中所必须力争其实现的。只有实行这条路线,才能顺利地发展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经济,加强新民主主义经济中的社会主义成份,并为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开辟道路,以便将来能够顺利地不流血地过渡到社会主义。反之,我们如果把发展新民主主义经济等同于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如果把一切希望寄托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向资本家的要求表示无原则的让步,向小资产阶级的弱点表示投降,那我们就不可能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经济基础,不能加强反而削弱新民主主义经济中的社会主义成份,而在实际上则是建设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那时,我们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也将因为缺乏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基础而不能巩固与持久,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也必然将会因此蜕化而为旧民主主义的政治,而这在实际上就必然会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统治的复辟。这条路线是在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中放弃无产阶级领导地位的小资产阶级的路线,这是我们应该坚决反对的。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中这两条路线的斗争,因而有意识地在我们党内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反对在每一个具体的经济建设问题上的左右摇摆。

  我们只有根据这一条无产阶级的正确路线,才能制订出明确的经济建设计划,减少盲目性,减少自发性,少走弯路。因为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的特点,正是在于它具有明确的计划性,正是在于它能以明确的经济计划去适当地布置我们的人力与物力,去动员千百万人民为这一计划的实现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