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研究成果研究成果

辽沈战役历史经验述论

郭荣辉

2016-04-16 09:01: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69|来自: 辽沈战役纪念馆

  辽沈战役是东北人民解放军于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在辽宁省西部和沈阳、长春地区与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决战,是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中的第一个战役。这次战役历时52天,歼灭国民党军47万余人,解放了东北全境。辽沈战役的胜利,使中国革命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从而加速了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进程。辽沈战役的胜利,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战略决战的军事思想,蕴含着宝贵的历史经验。

  一、及时把握战略决战的时机,创造性地作出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战略决策,首先在东北战场举行辽沈决战。

  如何把握战略决战的时机,是举行战略决战的首要问题。毛泽东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指出:“战争是力量的竞赛,在战争双方的力量对比没有起一定的变化以前,就要举行战略的决战,就想提前到达解放之路,也是没有根据的。其意见实行起来,一定不免于碰壁。”毛泽东强调在战略决战条件不具备时,绝不可贸然同敌人进行战略决战,而应该遵循“执行有利决战,避免不利决战”的原则。

  1948年秋,解放战争进入第3年,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形势发生了更加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的重大变化。国民党军总兵力由战争初期的430万人降至365万人,其5个战略集团,被分割牵制在东北、华北、西北、中原、华东5个战场,陷入全面被动地位。国民党内部矛盾更加尖锐,政治、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国统区人民爱国民主运动日益高涨。对此每况愈下的时局,蒋介石在1948年8月南京军事检讨会上哀叹:“国军处处受制,着着失败。”与此相反,人民解放军总兵力由战争初期的120万人发展到280万人,虽然在数量上还居劣势,但机动兵力却占优势。特别是经过新式整军运动,全军军政素质大大提高,士气空前高涨。解放区人民实行了土地改革,掀起了生产支前的热潮,人民解放军的后方进一步巩固。这些情况表明,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的条件己基本具备,决战时机己经到来。

  “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条件和形势的存在,还没有使敌人失败。这种条件和形势,具备着决定胜败的可能性,但还不是胜败的现实性,还没有实现两军的胜负。”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指出,“实现这个胜负,依靠两军的决战。只有决战,才能解决两军之间谁胜谁败的问题。”在全局条件极为有利的情况下,捕捉战略决战最为有利的时机,是实施战略决战的关键问题。战略决战的首战,不仅影响战役各个阶段的顺利展开,而且关系各个战役的顺利发展。从全国5个战场的态势来看,东北战局对解放军最有利,己经成为影响全国战局的关键。东北人民解放军总兵力超过100万人(野战军70万人),解放区而积己占全东北的97%,并拥有86%以上的人口,东北解放区的军力和经济力占全国第一位。东北国民党军总兵力虽有55万人(正规军40万人),但被分割在长春、沈阳、锦州3个孤立地区,“军心战力均未恢复常态,将士亦多无斗志”。(南京国民政府: 《国防部三十七年秋季东北方面作战经过概要》)国民党军面对日益不利的形势,在组织战略撤退问题上,犹豫不决,举棋不定,反而为解放军把握先机,适时发起战略决战,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9月30日评论说:“满洲的丧失是不可避免的,在撤退问题上惟一严重错误,就是择时不当。”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审时度势,在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和装备还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依据东北战场的有利形势,毅然抓住战略决战的有利时机,创造性地作出“确立打你们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毛泽东军事文集》第5卷,2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的战略决策,决定首先在东北战场举行辽沈决战。

  二、正确选择战略决战的方向,以主力南下北宁线,攻克锦州,实现“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战略构想

  正确选择战略决战的方向,不仅关系战役全局,而且影响战略全局。从全国的战略利益来看,举行辽沈决战,解放东北,不仅使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解放战争中获得一个巩固的总后方,而且使东北野战军成为一支强大的战略机动兵团,有利于支援全国解放战争。从东北战局来看,选择首战锦州,不仅封闭了东北国民党军战略撤退的陆上通道,割裂了东北与华北国民党军重兵集团收缩集结,而且能有效地调动国民党军出兵增援,造成对敌分割包围的态势,实现了就地歼灭敌重兵集团。

  1948年2月,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提出了“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战略构想。东北人民解放军冬季攻势攻克辽阳后,毛泽东致电“东总”,指出:“要预见敌人撤出东北的可能性。对我军战略利益来说,是以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为有利。”冬季攻势后,中共东北局经过研究就下一步作战计划致电中央军委,提出先打长春。毛泽东接受东北局意见,同意先打长春。同时在复电中指出,“我们同意你们先打长春的理由是先打长春比较先打他处要有利一些,不是因为先打他处特别不利,或有不可克服之困难”,“因此,你们自己,特别在干部中,只应当说在目前情况下先打长春比较有利,不应当强调南下作战之困难,以免你们自己及干部在精神上处于被动地位。”毛泽东军事文集》第4卷,455页)

  1948年5月,东北人民解放军试打长春未果,遂对长春采取“久困长围”的方针。7月30日,“东总”致电中央军委:最近东北局常委重新讨论了行动问题,大家均认为我军仍以南下作战为好,不宜勉强和被动的攻长春。”“我们意见,东北主力待热河秋收前后和东北雨季结束后,即是再等一个月到八月中旬时,我军即以最大主力开始南下作战。”7月22日,毛泽东复电指出:“攻击长春,既然没有把握,当然可以和应当停止这个计划,改为提早向南作战的计划。”同上书,541页)

  向南作战的方向确立后,首战目标的选择是至为重要的问题。毛泽东于7月30日致电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指出:“关于你们新的作战计划,我们觉得你们应当首先考虑对锦州、唐山作战,只要有可能就应攻取锦州、唐山,全部或大部歼灭范汉杰集团,然后再向承德、张家口打傅作义。”同上书,548页)9月5日电又明确指出:“你们秋季作战的重点应放在卫立煌范汉杰系统。”同上书,592页)毛泽东认为最理想的情况是,争取将卫立煌全军就地歼灭”。9月7日,毛泽东致电林、罗、刘:“你们应当注意:(一)确立攻占锦、榆、唐三点并全部控制该线的决心。(一)确立打你们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即在卫立煌全军来援的时候敢于同他作战。(三)为适应上述两项决心,重新考虑作战计划并筹办全军军需(粮食、弹药、新兵等)和处理俘虏事宜。(《毛泽东军事文集》第5卷,2页)至此,确立了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

  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调动主力,南下北宁线,发起辽沈战役。“这是毛泽东同志宏图大略全局在胸投下的一着好棋子。”(叶剑英:《伟大的战略决战》,7页,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61)而国民党军对东北野战军主攻方向判断不准,先是被“练好兵,打长春”的口号所迷惑,仍坚持固守东北,待东北野战军主力兵临锦州,蒋介石改变战略方针,决定从东北撤退,但己坐失良机,被解放军击中要害。东北野战军迅速攻克锦州,取得辽沈战役的关键性胜利,为尔后全歼东北国民党军奠定了基础。国民党军将领范汉杰被俘后深有感触地说:“这一着非雄才大略之人是作不出来的。锦州好比一条扁担,一头挑东北、一头挑华北,现在是中间折断了。”(辽沈决战》上册,127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

  三、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

  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是人民解放军的传统战法和基本作战原则。毛泽东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一文中指出,这种战法的效果是:一能全歼,二能速决。辽沈战役中,东北野战军坚决贯彻这一作战原则,只用52天,全歼国民党军卫立煌集团 47万余人,实现了“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战略构想。

  辽沈战役前,东北国民党军被分割在长春、沈阳、锦州3个孤立地区,为人民解放军分阶段集中优势兵力歼敌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战役第一阶段,东北野战军集中5个纵队16个师和炮纵主力25万人对国民党军7个师10万人,以2.5倍于敌的优势兵力一举攻克锦州。第二阶段,东北野战军集中10个纵队29个师约30万人对国民党军12个师10万人,以3倍于敌的优势兵力迅速围歼廖耀湘兵团。第三阶段,又调集重兵攻克沈阳,解放营口。这样,东北野战军每个阶段都集中优势兵力,以多打少,速战速决,将国民党军逐个歼灭。

  实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其特点是把主力集中到主要的作战方向,攻击一点,不能平分兵力,同时采取有效手段阻止敌人集中兵力。辽沈战役开始,华北2个兵团举行察绥战役,首先形成国民党军华北和东北两大战略集团不能集中的有利态势。东北野战军主力南下北宁线后,毛泽东及时指示东北野战军集中主力,迅速攻克锦州。“我们过去一个月中曾有多次电报叫你们如此做,你们到现在才想通这一重要点,不是平分兵力,而是以主力放在两锦方面。”(《毛泽东军事文集》第5卷,39页)“你们的中心注意力必须放在锦州作战方面,求得尽可能迅速地攻克该城。即使一切其他目的都未达到,只要攻克了锦州,你们就有了主动权,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同上书,53页)东北野战军适时调整部署,以一部兵力用于塔山和彰武、新立屯阻援方向,集中优势兵力,迅速攻克锦州,从而掌握了战役的主动权。尔后又集中攻锦作战主力,回师辽西,一举歼灭廖耀湘兵团,赢得辽沈战役的决定性胜利。

  四、大规模阵地战和大规模运动战结合,在举行大规模攻坚战的同时,部署适当兵力进行阻援和打援

  实施战略决战,其特点是作战规模大,投入的兵力多,夺取对象多为重兵固守的大城市,战场态势复杂多变。因此,在战役指导和战法运用上,既要周密筹划,又要灵活多变,力求将大规模阵地战和大规模运动战很好地结合起来。辽沈战役中,既有奔袭战、攻坚战、围困战,又有阻击战、运动战。东北野战军在中央军委作战方针的指导下,针对国民党军防御特点和战略企图,采取不同的作战方法,并适时调整转换,使人民解放军始终处于有利地位,有力地保障了辽沈战役的全胜。

  辽沈战役第一阶段,东北野战军贯彻中央军委“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战略意图,对长春守敌采取围困的战法,以一部兵力拖住消耗敌人,使其无法作战略上的机动。然后集中主力南下北宁线,实行远距离奔袭战,以凌厉攻势,攻克北宁线战略要点昌黎、绥中、兴城、义县,孤立锦州。对拥有重兵设防的锦州,采取城市攻坚的方法,展开大规模攻坚战。攻锦作战,东北野战军根据锦州地形特点及国民党军兵力部署,组成南北两个突击集团,实施重点攻击,在城东实施辅助突击,并调集炮纵主力,实施猛烈炮火支援,只用31个小时就攻克锦州,全歼国民党守军,“开创了我军攻坚战迅速解决敌人的光辉战例”(1948年10月16日林、罗、刘、谭致攻锦阻援各纵队的电报)。锦州解放后,东北战局发生重大变化,迫使长春守军或起义或投降,长春和平解放。

  在举行锦州攻坚战的同时,国民党军组成“东进兵团”和“西进兵团”,从锦葫和沈阳两个方向东西对进,支援锦州。东北野战军对此已有所料,在部署攻锦作战的报告中,认为“锦州是敌薄弱而又要害之处。故沈敌必大举增援。长春敌亦必乘机撤退”,“故此次锦州战役可能演成全东北之大决战,可能造成收复锦州、长春和大量歼灭沈阳出援之敌的结果。我们将极力争取这一胜利”(1948年9月29日林、罗、刘给中央军委的电报)。因此,东北野战军及时调整部署,调第1纵队主力南下进至锦州与锦西之间的高桥担任战役总预备队,以第2兵团指挥第4、第11纵队和冀察热辽军区2个独立师在塔山、虹螺山一线,阻击“东进兵团”,以第5、第10纵队,第6纵队主力、第1纵队第3师、独2师、内蒙古骑1师,位于彰武、新立屯地区,阻击“西进兵团”。塔山阻击战,人民解放军采取阵地阻击,广大指战员以“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坚强决心,浴血奋战,使“东进兵团”未能越雷池一步,为东北人民解放军主力攻克锦州赢得了时间。对“西进兵团”,东北人民解放军采取运动防御,将敌诱阻于彰武、新立屯地区,使敌不但没有起到援锦的作用,反而为东北人民解放军全歼该敌创造了有利的态势。

  实施阻击战与运动战结合,全歼国民党“西进兵团”。辽沈战役第二阶段,国民党军“西进兵团”经黑山、大虎山继续西进,企图在锦、葫之敌策应下,“规复锦州”,实行总退却。东北野战军以一部兵力顽强抗击,迟滞了“西进兵团”的进攻,取得黑山、大虎山阻击战的胜利。同时,集中攻锦主力,迅速回师辽西,在辽西120平方公里地域展开规模巨大的围歼战。各部队发扬机动灵活、主动杀敌的作战精神,大胆穿插,勇猛冲击,分割包围,速战速决,经2天3夜的激战,全歼国民党军“西进兵团”10余万人,创造了大规模运动战的光辉范例。毛泽东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说:“东北我军,在辽西打廖兵团之所以能迅速解决,是因为我各纵大胆插入敌各军之间,而敌又指挥错乱(先向西遇挫,又向东南遇挫,又向东北),故能迅速解决。”(《毛泽东军事文集》第5卷,317页)

  五、实行大规模连续作战,使战役三个阶段紧密连,环环相扣

  辽沈战役中,东北野战军坚决执行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实施大规模连续作战,使战役的3个阶段紧密相连,环环相扣,由一个胜利推向另一个胜利。辽沈战役的胜利,显示了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卓越智慧和人民解放军的卓著功勋。适时作出战略决策,争取战役的主动权,是实施大规模连续作战的关键和根本保证。辽沈战役中,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总揽全局,运筹帷幄,因势利导,发动和组织了辽沈战役,并使战役的3个阶段顺利发展,捷报频传。战役第一阶段(从9月12日至10月19日),东北野战军按照毛泽东提出的“你们现在就应该准备使用主力于该线,而置长春、沈阳两敌于不顾,并准备在打锦州时歼灭可能由长、沈援锦之敌”(同上书,2页)的作战方针,南下北宁线,切断关内外国民党军的联系,以奔袭战法进行战略收缩。攻打锦州,又有效地调动锦西和沈阳之敌出援,顺应了东北人民解放军“围城打援”计划,为下一阶段战役的展开作了准备。战役第二阶段(10月20日至28日),毛泽东指出:“如廖兵团继进,则等敌再进一步再进攻之;一经发觉敌不再进,或有退沈阳退营口的象征时,则立即包围彰武、新立屯两处敌人,以各个击破为方法,以全歼廖兵团为目的。”(同上书,109页)东北野战军采取“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击中间”的战法,迅速转用攻锦主力回师辽西,只用9天时间就全歼廖耀湘兵团。战役第三阶段(10月29日至11月2日),在辽西围歼战接近尾声时,毛泽东于10月27日23时30分电示林、罗、刘:“如果在目前数日内,沈阳一带敌军己经或正在向营口逃跑,则你们全军须迅速向营口、海城方向进击。”(同上书,137页)仅隔半个小时,又致电林、罗、刘:“希望你们立即抽出几个纵队于明(二十八)日兼程东进,如能于二十九日渡过辽河,则沈阳逃敌跑不掉,否则,沈阳之敌有于三十日退到营口的可能。”(同上书,139页)东北野战军部署各部,分头向沈阳、营口急进,只用5天时间即解放沈阳、营口。

  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是实施大规模连续作战的坚强基础。在辽沈战役整个过程中,东北野战军积极作好战役动员,有力地加强思想政治工作,鼓舞士气,使人民解放军立于不败之地,“无敌于天下”。辽沈战役打响前,东北野战军在《北宁线作战政治动员令》中指出:新的行动作战对全军、对各兵团皆是一新的考验和巨大的锻炼,这一战略机动的胜利,将决定我们各级党委的领导和军事指挥上的艺术及全体指战员的高度英勇精神,不怕疲劳,不怕伤亡,不怕小的挫折和异常忍受困难和克服困难的精神,以适于连续作战的需要,必须把全军觉悟提高到最高度,并以积极的精神去运用战术与技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定能获得伟大的胜利,给全国以重大的配合。”锦州战役前,东北野战军发出“关于准备夺取锦州全歼东北国民党军的战斗动员令》,指出:“这一战役必然是极其紧张、激烈与连续的作战。望各部抱定打大仗、打恶仗的决心,准确地执行命令,不怕伤亡,不怕疲劳,不因伤亡泄气,不因疲劳偷懒,要准备付出重大代价去争取这一战役的全部胜利。”辽西围歼战前,东北野战军于10月20日向部队下达全歼东北国民党军的政治动员令,指出“目前我们决以我东面打援之部队与攻锦各部首先抓住从沈阳出来之廖耀湘兵团,从野战中歼灭之”。各部在此形势下必须有连续打大胜仗的雄心”,“以勇猛果敢、前仆后继的精神,不怕困难、不怕疲劳的精神,大胜,争取全歼东北蒋匪军,解放沈阳,解放东北全境”。东北野战军经过52天连续作战,以伤亡6.9万余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军47万余人,解放东北全境。

  六、实行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相结合,和平解放长春

  “我们的胜利不但是依靠我军的作战,而且依靠敌军的瓦解。”和平解放长春,是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相结合的胜利成果,是人民解放军战争史上兵不血刃地解放具有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一个成功范例。

  长春是一座拥有现代化设防的城市,国民党军构筑了以核心集团工事同据点、地堡群相结合的防御体系,“坚冠全国”,并部署10万兵力防守。1948年6月,东北人民解放军对长春实行“长围久困”,采取军事打击、经济封锁、政治攻势相结合的方针,三管齐下,使长春成了在战略上被隔在东北人民解放军后方的一座孤城。

  实施军事打击。围城部队在长春四周作了纵深、梯次配置,形成坚不可摧的“城外之城”。“在第一线阵地上构筑较坚强的工事,围城部队依托工事反击敌人的冲击。第二线阵地也构筑了工事……部署战斗力较强的兵力。在纵深有利的地域控制机动部队,一旦敌人突破我前沿阵地,就在运动中歼灭敌人。”(肖劲光:《解放长春》,《辽沈决战》上册,408—409页)在东北人民解放军的严密防守下,长春守军组织试探性突围,均被打退。据9月统计,东北人民解放军共进行大小战斗30余次,歼敌3000人,有力地打击了守敌突围和出击。

  进行经济封锁。围城部队在方圆45公里、纵深25公里的地域内建立了封锁区,断绝粮食等生活物资来源,使敌陷于绝境。“我们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如同卡住敌人的脖子,把十万敌军的命运掌握在我们手中。”(同上,412页)国民党军为减轻压力,采取“驱民养兵”政策,将成千上万的市民驱逐出来。东北人民解放军一面坚定地执行封锁任务,一面收容难民,使敌人的计谋无法得逞。郑洞国事后承认:“不但没有成功,反而造成许多混乱和死亡。”(《辽沈战役亲历记》, 301页,北京,文史资料出版社,1985)长春内忧外困,俨然风雨飘摇中的孤岛,成为一座“死城”。

  开展政治攻势。围城部队采取“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方针,运用阵地喊话、散发宣传品等形式,开展群众性的强大的政治攻势。同时,还利用国民党军的内部矛盾,进行内部策反,积极争取第60军起义。通过政治争取,加速了国民党军的瓦解。据统计,围城期间,先后有1.8万余名国民党军官兵向解放军投诚。

  锦州解放后,东北战局发生急剧变化。在东北人民解放军攻锦胜利的影响和长期争取下,曾泽生率第60军官兵2.6万人于10月17日起义。19日,长春守军被迫投降。东北人民解放军兵不血刃解放长春。长春的和平解放,为后来人民解放军争取和平解决国民党军提供了宝贵经验。

  七、依靠前后方结合,解决大规模作战的后勤保障,使战争获得源源不断的人力物力支援

  “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辽沈战役的胜利,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辽沈战役中,东北解放区各级党组织、各级政府和军队后勤部门,积极组织动员广大群众,调动各方面力量,全力支援前线作战,使战争获得了源源不断的人力物力支援。

  建立强大的后勤保障。经过东北3年解放战争的锻炼和考验,东北人民解放军的后勤工作取得了长足的发展。随着战争形势的变化,军队后勤工作还被提到战略高度。在1948年4月召开的东北军区后勤会议上,提出了建立统一的正规的后勤工作,以适应“大兵团、正规化、攻坚战”作战的要求。辽沈战役前,将后勤分成前方后勤(东北野战军后勤部)和后方后勤(东北军区后勤部)。前方后勤直接随野战军行动,并与后方后勤连接,及时保障前线作战需要。东北野战军南下北宁线作战,前方后勤部进驻阜新,建立统管5个分部14个站,明确了各分部的供应任务,还勘察选定与铁路终点站相衔接的4条纵贯道路和2条横贯道路,保证运输线的畅通,形成严密有力的保障体系和网络。辽沈战役中,后勤系统筹集各种炮弹20万发,子弹1000万发,手榴弹15万枚。向前线运送炮弹13.38万发,子弹518.7万发,手榴弹9万枚。医疗系统收治伤病员6.48万人。铁道纵队和铁路员工,还克服重重困难,向前线输送大量物资,有力地保障了前线作战的需要。仅战役第一阶段,开行军运列车631列,转运伤员6.1万人,运送作战物资58.68万吨。特别是在北宁线作战的紧急时刻,第3005次列车冒着国民党军飞机的袭扰,昼伏夜行,把1600吨弹药由昂昂溪隐蔽地运送到阜新,保证了前线作战急需。

  掀起空前的支前热潮。随着战略决战的到来,人民群众支前热情和支战工作也掀起新的高潮。东北局和东北行政委员会及地方各级党政部门,及时组织动员广大群众,全力支援辽沈战役。1948年9月30日,东北局发出通知:“东北局特号召全党克服一切困难,勇敢的坚决的动员与领导东北人民,支援此次伟大的战役,以便减轻主力一切不必要的负担,造成了主力更加机动,集中攻歼敌人的有利条件。”在东北局的号召和组织下,东北解放区各级党政机关,建立了支前组织机构,地处战区的辽北、吉林、辽宁、热河等省均成立了支前委员会,负责支前动员和组织指挥。东北解放区广大群众,积极行动起来,随军参战,执行各种战勤任务,解放军打到哪里就支援到哪里。在广阔的东北战场上,构成军民团结战斗的人民战争的宏伟画卷。据统计,辽沈战役中,共出动民工183万人,担架13.7万副,大车12.9万辆,抢修公路2185公里,筹集运送粮食5500万公斤,提供棉衣100万套,寄送慰问信32万封。人民群众巨大的物质和精神支援,为辽沈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