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研究成果研究成果

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的诉苦教育

曾克林

2016-04-16 08:59: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0|来自: 辽沈战役纪念馆

  一九四六年初,国民党反动派在“和谈”、“停战”等烟幕下,利用美机、美舰和火车,继续向东北大量增兵,全力扩大反革命内战。二月,他们捍然撕毁了国共签订的《停战协定》,扬言东北不在停战范围之内,向东北解放区疯狂进攻,妄图在三个月一举消灭我军,独占东北。东北解放区的广大军民,进行了英勇的自卫还击作战。我们东北民主联军辽东军区(以后改为南满军区)第三纵队在中共中央东北局和南满分局正确领导下,在南满军区陈云、肖劲光、肖华、程世才、罗舜初、莫文骅等指挥下,从一九四六年二月开始,历经保卫辽阳、本溪、四平、通化等战斗,以及“四保临江”等战役,打破了优势敌人的猖狂进攻,巩固和扩大了南满根据地,接着又参加了伟大的战略决战――辽沈、平津战役,并向江南进军,直插海南岛。三年解放战争中,三纵队打了许多硬仗、恶仗、大仗,成为一支威震敌胆的英雄部队。这支部队之所以有战斗力,除了党的坚强领导、严格的纪律、紧密的团结外,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运用了政治建军的武器,进行以阶级教育为主的诉苦运动,从而激发了广大指战员的革命斗志,使他们为穷苦人民的翻身解放,为建立新中国而英勇作战。

  一九四六年一月,进军东北的冀热辽八路军部队和山东解放军合编,组成辽东军区,肖华任司令员兼政委,江华为第二政委,程世才、曾克林为副司令员,罗舜初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谢甫生、沙克为副参谋长,莫文骅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唐凯为副政委兼政治部副主任。辽东军区下辖三、四两个纵队及安东军区、和辽南军区。从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到一九四八年八月,我在三纵队担任司令员,刘西元任政委,曾国华任副司令员;三纵队下辖七师、八师、九师。七师师长邓岳,政委李伯秋,政治部主任李政;八师师长左叶,副师长杨树元,政委刘光涛,政治部主任何英;九师师长宁贤文,副师长徐国夫,政委谭开云,政治部主任郑为之。我记得诉苦教育是在三纵七师开始的。一九四六年上半年,三纵队和兄弟部队一起,先后参加保卫辽阳、本溪、四平等战役。特别是在沙林子战斗中,击溃国民党新编第六军二十二师一个团,在辽中击溃一个团,歼灭一个完整营,在海城大石桥消灭敌第六十军一八四师两个团,争取一个团起义。在保卫本溪时,部队打了二十二天,使敌人伤亡七千多人;在新开岭战斗中,消灭敌第五十二军二十五师。在歼灭敌人一部分有生力量之后,纵队相继退出这些城市,奉命到辽东、通化一带集结,准备保卫通化、临江、长白地区,坚持南满斗争。从四平抗退开始,部队连续二十多个昼夜行军、作战和抢构工事,十分疲劳。加上物资供应不足,生活极其艰苦,在严酷的形势面前,广大指战员坚信党的领导,克服困难,勇敢战斗。但少数同志却经不起考验,有的幻想和平,厌倦艰苦的战争生活,有的存在地域观念,不愿在东北坚持斗争。在东北新入伍的人员中,有些人存在正统观念,少数人沾染有兵痞流氓习气,有的连队纪律涣散,甚至还出现逃亡离队现象。因此,如何巩固部队,加强纪律、提高战斗力,是摆在各级领导面前的一个严重问题,也是政治工作面临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九四六年七月下旬,部队在柳河整训时,七师召开了连以上政工干部会议,专门讨论了以上问题,并提出要用阶级斗争的学说来教育部队。会上,师政治部提出了“谁养活谁”、“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等十几道讨论题,组织部队进行讨论。七师二十团三营机枪连在进行“谁养活谁”的讨论中非常热烈。一次,副班长任纪贞用他父亲给地主干了一辈子活,最后累得吐血,临死时想喝碗小米粥地主都不给的事实,控诉了地主阶级的罪恶,使在场的同志都受到了教育。教导员冯恺及时抓住这个事例,向全营各连作了介绍和推广。三营九连也开始了诉苦教育。九连是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由本溪煤矿工人(其中部分是被日军俘虏的八路军人员和解放区群众,部分是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兵)组建的连队,全连二百二十九人。由于连队大部分是新兵,加上成份复杂,连队思想混乱。指导员赵绪珍从一九四六年秋开始,用本连战士的苦难家史进行阶级教育,采取吐苦水、算苦帐、挖苦根的方法教育启发战士的思想觉悟。有一次,部队住新滨县鱼亮子村时,他用贫农房东老大娘的一件破棉袄给连队上课,进行实物教育,讲明地主、资本家为什么富,穷人为什么穷,揭示剥削阶级的本质。他还组织连队参观地主家和穷人家的吃穿住情况,进行阶级对比教育。该连队有一名战士房天静,十六岁就被国民党抓丁到东北,其父在家被地主逼债身亡,其母到东北来找他时,途中因生活所迫卖掉两个弟弟,好不容易找到本溪,母子俩隔着铁丝网没有能讲上几句话就被迫分离,其母仇疾交加,不久也死去。当谈到这段经历时,房天静一头哭倒在指导员怀里,一边哭一边检讨自己,决心为母亲报仇,坚决跟着共产党走。此后,他在全连大会上诉苦,给大家以深刻的教育,当场就有三名战士主动上台倒苦水,检讨自己的忘本思想。解放战士李东山边哭边说:“我和房天静有一样的苦难家史,一定要牢记血泪深仇,不消灭国民党反动派死不瞑目!”诉苦教育提高了阶级觉悟。房天静在一九四七年一月的一保临江的热水河子战斗中,单人独枪冲入敌阵歼敌一个班,俘敌五人,成为全纵队第一个记特等功的战士,纵队赠给他“孤胆英雄”称号。当纵队领导接见时问他:“你为什么这样勇敢?”房天静回答:“首长,我擦亮了眼睛,认清了敌人,要为父母和穷人报仇啊!”诉苦教育也使九连由一个成份复杂、思想混乱、纪律涣散、战斗力差的连队,变成一个团结巩固、战斗力很强的连队。

  房天静和九连这个典型一经发现,引起了纵队各级领导的重视。三营副教导员张廉明,二十团政委胡寅和政治处主任宋登华都到九连帮助总结经验。一九四七年二月,一保临江战役后,纵队领导经过研究,决定宣传九连和房天静的事迹。于是纵队政治部和师、团一起,派出郭辛、王暖、魏永祐等同志及宣传队深入部队采访,并以房天静的事迹为题材,创作了歌剧《复仇立功》,到部队演出。当战士们看到剧中房天静遭受的苦难时,大家都同情地流下了眼泪,有的喊:“房天静的苦就是自己的苦。冤有主、债有根,血债要用血来还”。有的高呼“为穷人求解放”,“打倒蒋介石!”一时阶级感情大变。接着,纵队在七师二十团进行诉苦教育试点,推广九连的诉苦经验。在一九四七年一至四月份的二保临江至四保临江战斗期间,纵队将诉苦教育逐步推向其它部队。

  根据九连的经验,各师团的诉苦教育一般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倒苦水”,第二阶段是“挖苦根”,第三阶段是开展“杀敌立功”运动。“倒苦水”就是号召有阶级苦、民族恨的干部战士以亲身经历向大家诉说,一般由苦大仇深的人作诉苦典型,然后发动群众普遍诉苦。于是,有的诉阶级压迫之苦,有的诉民族压迫之苦,有的解放战士诉被国民党抓壮丁、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之苦。“挖苦根”就是在倒了苦水后,解决苦从何来的问题。没有诉苦前,有的战士相信鬼神,相信天命;通过挖苦根,找到了阶级压迫的根源,使他们认识到自己、亲人及所有的穷人之所以受压迫、受剥削,过着悲惨的生活,完全是帝国主义的侵略,地主阶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以及封建势力的反动统治造成的。同时认识到要报仇、要雪恨,不打倒国民党蒋介石,不消灭国民党军,就没有出路。从而使战士懂得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为什么当兵和为什么打仗这样的根本问题,找到了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和方向。通过倒苦水,挖苦根,又很自然地把阶级仇恨化作实际行动:战士们纷纷磨拳擦掌,决心为自己的苦、为亲人的苦、为阶级的苦而刻苦练兵,在战斗中复仇立功勇猛杀敌,把诉苦运动变成了立功运动。

  在二保临江的战斗中,七师二十团六连连克七个山头,八连创造了连续歼灭敌人一个连,其中俘敌五十二名的光辉范例;二连王永太战斗组俘敌六十二名,缴枪三十多支,全纵队取得了歼敌三千九百余人的胜利。在三保临江中,八师二十二团四连与敌激烈战斗,二班长周恒农击毙敌第一百九十五师少将师长何世雄,带领全班俘敌一百二十余名。八师二十二团三连在与敌反复争夺八九六高地中,歼敌一百四十余名,荣获辽东军区首长表彰,被记集体大功一次。全纵队在该次战役中共歼敌一万余人。在四保临江中,三纵七、八、九师和四纵副司令员韩先楚率领的十师一起,在十小时内歼灭美械嫡系一个师一个团,并击溃一个师;七师十九团九连俘虏敌团长以下三千余人,被记特功一次。在一至四次保卫临江战斗中,三纵队和四纵队及辽宁、辽南、安东的几个独立师和李红光支队密切配合,协同作战,消灭和击溃了新一军、新六军第一二五师、第十三军、第五十二军和第六军等蒋介石的嫡系及杂牌部队;共歼敌三万七千余人。继战斗英雄房天静后,又涌现出了战斗英雄王永太、任继贞,无敌英雄周恒农,独胆战斗英雄高英富(九师二十五团一连班长),战斗英雄吴钦刚(九师二十五团一连二排长),独胆英雄陈树棠(八师二十二团八连一排副排长)等一千五百多名战斗功臣。这些先进连队和英雄人物,绝大多数是由诉苦教育搞得好的单位和诉苦典型中产生的。特别是经过诉苦教育提高了阶级觉悟的九连干部战士,在四次保卫临江的战斗中斗志昂扬,团结一致,英勇顽强,克服了战斗频繁、天气严寒、供应不足等困难,胜利完成了任务,半数以上同志立了功,出现了房天静、侯成安、王福民等著名的英雄模范人物。四保临江前,三纵、四纵各有两万余人;四保临江后,每个纵队发展到四万多人,纵队部配备有炮兵团、警卫营、通讯队、侦察连,每个师部配备有十六门山炮的炮兵营以及警卫连、通讯连,如此等等。

  一九四七年四月十五日至五月十二日,我三纵队奉命进驻柳河地区进行休整。在此期间,各师总结了四保临江的经验,召开庆功祝捷大会,同时号召把开展诉苦教育同复仇立功运动结合起来。纵队政治部介绍了房天静、王永太、周恒农、陈树棠、高英富等英雄人物经过诉苦教育后杀敌立功的事迹。同时在庆功大会上突出宣传了王永太。王永太原是本溪煤矿工人,日本投降后参了军,他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迅速成长为一名坚强的战士和光荣共产党员。在四次保卫临江的多次战斗中,他冲入敌群,孤胆奋战,只身俘敌九十余人,被纵队授予“战斗英雄”。柳河一位老大娘,把一只多次未被国民党军队掠走的大公鸡赠给王永太,以表示对英雄的爱戴。大会一致通过了关于“开展学习王永太运动”的决议。南满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莫文骅参加了会议,他在大会上就三纵队的诉苦教育、立功运动、学习王永太问题作了指示。这次会议,进一步推动了三纵队的诉苦教育和立功运动。在此期间,纵队还召开了宣传工作会议,七师宣传科长吕村夫介绍了七师诉苦教育经验。纵队政治部发出通知,要求再次普遍进行诉苦教育,提出凡未进行教育的解放战士都要进行,已进行教育的单位要选择新的典型进行诉苦,于是全纵队又掀起了一次诉苦复仇立功运动的高潮。在一九四七年五月十三日至七月二日的夏季攻势中,三纵队根据“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在三源铺歼敌新一军第一百零一师一个完整团,接着在孤山又歼敌五个营。全纵共歼敌一万三千九百余人,解放了西丰、东丰、西安、山城镇、梅河口;又配合四纵消灭敌军一个师,切断了沈吉线,打通了南、北满的联系。经过诉苦教育后的干部战士,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在立功运动的推动下又涌现出著名战斗英雄连一个、特功连一个、爆破英雄两名、战斗英雄五名和一大批战斗功臣。

  一九四七年七月,三纵队奉命进至西安地区(今吉林省辽源市)休整,在总结夏季攻势作战经验的基础上,认真贯彻东北民主联军发出的《关于土地改革的政治教育》指示。纵队领导认真分析了当时部队的思想状况,认为一部分同志是经过抗日战争时期考验的,但对土地改革的新形势认识不足;另一部分同志是解放区的翻身农民和城市青年入伍的,他们在部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但对革命斗争任务的长期性和艰苦性思想准备不够;再一部分是解放战士(指国民党军起义、投诚或被俘的官兵)经过政治教育转变较快,但受国民党反动宣传的影响,正统观念较深,对我党我军的政策缺乏认识,因而阶级观念模糊,对土地改革运动不够理解。为此,纵队决定,将土改教育同开展诉苦教育结合起来,并于七月中旬召开了纵队政工会议,研究了从阶级教育入手搞好土地政策学习的措施。根据纵队的统一部署和要求,再次重点推广了七师二十团九连开展诉苦教育建设连队的经验,并把部队诉苦与地方群众诉苦结合起来:或派干部战士参加当地群众的诉苦大会,或邀请苦大仇深的贫雇农到部队诉苦,使大家进一步认清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关里关外的地主老财对穷人都同恨。”诉到伤心处时,台上台下都流下了眼泪,全场响起:“老乡们的苦就是我们的苦,你们的仇就是我们的仇”。“我们一定要消灭国民党军,替你们报仇,保卫你们翻身!”等口号。此外,还发动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干部战士揭露旧社会、旧军队压迫人民的罪行,自觉地站到劳动大众一边,把千仇万恨都集中在蒋介石国民党身上。在诉苦的基础上,各部队组织干部战士学习土改政策,采取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检讨思想,肃清剥削阶级的反动意识,端正消灭封建势力的认识,树立起坚强的阶级观念。

  诉苦教育的深入发展,对部队建设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一是极大地提高了干部战士的政治觉悟和胜利信心,使一些老同志认清了土地改革的新形势,新入伍的同志树立了为穷苦人翻身求解放的坚持革命到底的决心。二是加速了一些解放战士的改造过程,他们表示“过去当的是糊涂兵,打的是糊涂仗,经过诉苦,总算走上了光明之路。”有的说:“想想爹和娘,仇恨变力量,复仇立功打老蒋!”有的还坦白了在伪满时的犯罪行为,有的揭发国民党军的罪行,并表示要抛弃反动立场,为人民服务。通过诉苦,许多解放战士成了战斗骨干,有的还入了党,当了干部。诉苦教育使蒋介石的士兵变成了蒋介石自己的“掘墓人”。三是明确了对土地改革政策的了解,推动了土改的进行。纵队各师均抽调百余名干部组成工作队,协助地方进行土地改革,工作队深入农村,运用诉苦经验,访贫问苦,迅速打开局面。如七师工作队协助西丰县委,在三、五天中,开辟了四十一个自然村的工作,斗地主恶霸一百六十四名,分配土地三万两干余亩,广大农民分到了胜利果实,喜气洋洋,高呼共产党万岁!工作队在斗争中也得到了很大锻炼,出现了一批积极分子和功臣。诉苦典型任纪贞,工作成绩显著,纵队授予他“农民工作功臣”称号,南满军区通令所属部队向他学习。工作队员还不断回部队介绍贫下中农打土豪、斗恶霸、闹翻身的情况,促进了部队的诉苦教育。四是诉苦教育进一步促进了轰轰烈烈的军事大练兵,各部队充分发扬民主,开展“战评”“练评”和革命竞赛,克服困难,苦练杀敌硬功。许多战士缺鞋子穿,赤着脚打野外,磨破了脚掌,毫无怨言。全纵队的战术技术水平有很大提高,涌现了大批优秀射手。五是诉苦教育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全纵队共歼敌四万五千八百余人,涌现出英雄模范和战斗功臣七千二百多名。六是诉苦大大增强了部队的整体观念,政策观念和组织纪律性都有所加强。七是锻炼和培养了一大批善于做思想工作的政治干部和基层干部。

  在一年多时间里,三纵队的诉苦教育取得了基本经验:一是把典型诉苦与普遍诉苦结合起来。诉苦开始前各单位一般都选择苦大仇深、政治觉悟较高、且比较老的同志作典型,进行示范诉苦。这些典型诉苦时当哭则哭,当恨则恨,起到了教育全体的作用,然后组织大家普遍回忆旧社会各人遭受的苦难,分排分班进行诉苦,引导大家把苦水倒出来。在普遍诉苦的基础上,再发现和选择新的典型,将诉苦推向深入。二是把诉苦教育与政策教育结合起来。诉苦或诉苦之后不进行政策教育,就不能达到弄清战争性质,提高全体干部战士为保卫胜利果实、解放全中国而战的觉悟目的。因此,在诉苦教育中普遍进行土地政策教育,使大家认识到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的罪恶决不是单个地或偶然发生的。一种是压迫人的人,一种是受人压迫的人,前者都归到蒋介石那里,后者都归到共产党这里。要报仇要雪恨,就要和共产党一起干,参加人民自己的军队。三是把诉苦教育和阶级分析结合起来。阶级分析主要是分析地主、富农、中农、贫下中农各阶级的基本特点,看工农阶级利益的永远一致性。在诉苦和阶级分析中,干部战士普遍联系自己。如工农出身的干部战士,着重反省忘本思想与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命定”思想。中农以上阶级成份出身的干部战士,着重检查地主封建思想,清洗各种动摇的、调和的、糊涂的观念,决心从封建势力压迫下,从剥削阶级的影响下解放出来。被我军解放的战士,反省同人民军队两条心和动摇妥协思想,决心为自己报仇、为穷人服务,真心从思想上入伍。四是把诉苦教育与战斗动员结合起来。就是在诉苦教育中进行战斗动员,在战斗动员时进行诉苦教育。诉苦后,干部战士阶级觉悟提高了,战争的性质认清了,因而坚决要求杀敌复仇,杀敌立功。这种阶级觉醒的思想基础,自然的给立功运动带来了新面貌,消除可能出现的单纯个人立功和个人英雄主义等偏差。

  三纵队的诉苦教育得到了上级首长和领导机关的充分肯定。一九四七年六月,南满军区在通化召开师以上的军政干部会议,七师政治部主任李政汇报了开展立功运动的经验,三纵宣传部长汤从列就三纵队诉苦教育的情况、诉苦教育对部队建设的巨大作用、诉苦教育与立功运动的关系等问题作了汇报。南满军区首长陈云、肖劲光、肖华等都给予了肯定。《辽东日报》和军区《战士报》对三纵队的诉苦运动经验进行了报道。军区政治部作出决定,首先在南满军区部队推广。同年八月,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在哈尔滨开会,总结夏季攻势经验,部署新的作战任务。莫文骅同志在会上介绍了三纵队的诉苦教育;在同时召开的民主联军宣传工作会议上,汤从列同志也作了诉苦经验的介绍。民主联军罗荣桓政委又予以肯定。八月二十七日,东北日报发表了《部队教育的方向》的社论,指出三纵队的诉苦教育的全过程,在部队教育工作中是一个具有极其重大意义的创造。这个创造主要解决了部队教育的两个问题:第一个是部队教育当前的主要内容应该是什么;第二个是如何进行部队教育。社论根据三纵队诉苦的实践指出,由于第三次国内战争是由中国的大资产阶级的总代表国民党一小撮挑起的,因而当前部队教育的基本内容应当是阶级教育。而进行这种教育的方法绝不能用抽象的说教来提高群众的觉悟,而应该用群众自己的经验来教育自己,通过诉苦说明当前极其复杂的阶级关系和战争性质,把个人仇恨与阶级仇恨、个人要求与集体要求、个人利益与阶级利益紧紧结合起来,以明白个人在这个战争中的应有地位和作用。

  东北民主联军总政治部(东总)在哈尔滨召开会议后,于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将三纵队的诉苦教育及进行土改教育的情况,向中央军委做了报告。毛主席非常重视这个经验,对报告全文逐字逐句作了修改,尔后批发全军推广。一九四八年三月七日,毛主席在《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一文中指出:“人民解放军用诉苦和三查方法进行了新式整军运动,将使自己无敌于天下。”此后,三纵队又坚决贯彻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更广泛深入地开展诉苦教育运动。进行三查三整的新式整军运动,大大提高了部队的军政素质。在一九四八年的秋季攻势中,收复开原,截断长沈路,歼灭九十三军一一六师。在冬季攻势中远途奔袭沈阳西北之公主屯,血战文家台,歼敌新五军万余人,活捉军长陈林达。接着攻四平、打锦州,参加辽沈决战,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